子路也是剑术高强之士

时间:2020-06-05 10:56 点击:136
陈永华沉吟片刻,答道:“这也是没法子的事。这农家一个半大小子也是个好劳力了,你这官学又不肯教人八股,让孩子识些字,不做睁眼瞎子,也就罢了。这到也强求不得。”看了一眼校舍,又笑道:“志华有心,弄了这么大的校舍,现下明珠暗投,有些恼火到是真的。只是这办学又不是拉壮丁,没听说过强迫的,也只好如此啦。”张伟冷笑道:“复甫,这千古闻所未闻的事情,此次我也要做上一回了!”陈永华吃了一惊,急道:“志华,你不会想强令学生入学吧?你有所不知……”张伟打断陈永华的话头,道:“我知道,现下已有不少人对我不满。眼下这闽粤之人内斗,也说我用人不当,那个高杰处事不公,把两边争地界,争田土的打群架的事都一股脑的推到我头上。”又恨恨道:“复甫,我现下是明白了。民智未开,人心自私,得利时皆言你好处,一有不足,你纵是有万般好处,便断然将你骂的狗血淋头。振臂一呼,万民拥戴,那纯是狗屁!”“志华,你这般说却也是偏激了。这台北之人提起你来,大多数皆念你好。纵是有小小不满,也只是嘀咕几句就罢了,你何苦如此生气。”“哼,复甫,有些事你不知道,现下也不方便和你说。咱们只提这官学之事吧!”“也好,志华打算如何办理?”“我先向你透个风。过一段时日,待我从内地请的老师都到了,这台北五镇所有七岁以上,十五以下的孩童,不论男女,都得给我来上学。至于说孩子在家能帮忙做事,我到也不亏待大伙,凡家中有子女来官学念书的,五年免赋的租约,都给延长一年,这总说的过去了吧?”“嗯,这很说的过去了。如此一来,只是这强迫入学,若是人家不依,志华你总不能派兵到人家里硬抢吧?”“哼,这到不必。凡不听令者,从即日起交纳田赋便是了。若还是不愿,收回田亩,自谋生路去吧。”“我怕你这一来,日后无人敢来台北谋生,你这大好基业,有断送的危险!”“笑话,复甫兄,何廷斌也是如此说。你们却不知,这大明朝政日渐腐烂,大陆饥不择食之民将越来越多,我这里有上好田产,不收赋税,又没有差役地主整日上门欺凌,世外桃源不过如此吧?放心,若是现下我能去内地大举招人来台,一年数十万民可得。只是现下有郑一在澎湖,荷兰人在台南,我不便如此大张旗鼓罢了。发展太快,恐招人忌啊!”“如此我便放心了。只是这官学日后教课,仍是如此么?”“不,复甫,现下咱们教课的课程都太随意啦。我的意思,按唐朝的先例来办。咱们分进士、明经、明算、明律、明史、明射分科,选择专人分类教授,可以收事半功倍之效。”“这进士、明经我到明白,明算想昨是学习算术之学,明史明律,想必是史书和律令条文,这明射是什么?我到记得,唐朝科举,没有明射这一科吧?”“嘿,复甫兄,这明射是我后加上去,伪托唐朝而已。孔子当年,六艺中驾与射他老人家学的一样不错。听说孔圣本人,也曾赶过马车,射术和剑术都差强人意。孔门弟子中,子路也是剑术高强之士。汉唐至宋,都不曾禁国人携带刀剑,北宋时曾有禁百姓携带刀剑之争,后来那宋朝皇帝还是遵六艺之说,不曾禁止。是以汉人并非柔弱之族,直至蒙人侵入中国,因怕咱们中国之人谋反,是以禁止民间拥有武器,大明赶出蒙人之后,却没有去除旧弊,是以嘉靖年间,数百人一股的倭寇都能横行数州,杀害我大汉子民数万人,乃至攻州掠府,朝廷竟然没有办法!若是在汉唐之时,随便召些武勇之士,也能将这些倭人尽数砍翻了事。是以我私下计议,一定要办这明射一科,到不是射箭拉弓,我给这学校送来几十杆火枪,让学生学习火枪之术,还要跑步,强身,学习技击,总之不能让中国之人都是些只会捏锄头不问外事的病夫。”张伟一口气说完这么许多,心中激动,脸颊涨的通红,只是将双眼看着陈永华,看他却是如何说法。陈永华却是没有接话,只将眼看着远方,张伟一阵失望,以为他不赞成自已的说辞,心中叹一口气,暗道:“人道陈永华是明末诸葛,想不到见识也不过如此。”因如此,便意兴萧索道:“复甫,我知你一时想不通,咱们日后慢慢商量吧。”陈永华闻言奇道:“志华,谁说我不赞同了?我只是在想,你这番话大有道理,明朝军队疲弱,固然是将不知兵,文官领军,但这兵士不强,也是主因。现下你有这般的妙想,为何不办一学校,专授这技击、枪术,排兵步阵之法?若是如此,将来过上几年,这镇远军就是没有岳少保那样的盖世名将,却也是济济一堂的能征善战之士,岂不妙哉?”张伟听得陈永华如此说,心中大喜,握住陈永华的手笑道:“复甫,你真乃当今卧龙也!”陈永华连声逊谢,道:“我怎敢当此美誉!志华,你当真是羞杀我了。这台北五镇举凡种种措施,哪一样不是你首倡而成,我与廷斌兄、尊候兄一提起你来,都是佩服的紧。”张伟到是不敢谦虚,只嘿嘿一笑,便转移话题,说道:“复甫,你适才说的那些我确实也想过,不过眼下还不能做。”“那又是为何?”“现下镇远军的几员大将,都是我精心挑选出来的将才。将军是打出来的,到不一定要念书。不过日后镇远军规模扩大,这中下层的人才,却是难得的很,这便需要军校教养了。不过眼下这镇远军内的军士大多是年纪已大,现下再让他们读书识字,学习兵法,已嫌太迟。还是要从台北五镇中的少年子弟中选取人才最好,是以现下在教这些孩子读书读书之余,就让他们学一些,待过上几年,选取其中人才送入军校,那就是水到渠成啦。”见陈永华面露赞许之色,张伟又笑道:“复甫兄,你不愿出头露面为我办事。我到也能理解,你那老父还是一门心思想让你去大比,现下复甫能帮我来教书育材,我已是感激不尽啦。更何况复甫兄的课讲的当真精彩,今日一讲,只怕那些孩子的眼前已是另一番天地啦。”陈永华笑道:“这些还不是日常咱俩闲聊,你断断续续同我讲的。我只不过整理一下,贩卖的还不都是你的货色。”“复甫,我也不兜圈子啦,这官学扩大,必得有人负责。别人我难以放心,复甫兄大才,可否愿意为这数千学子尽一下心力,待将来桃李满天下,复甫你居功至伟,可远在我这只出钱不出力的土财主之上了。”张伟原以为陈永华必然要推辞逊谢几句,谁料张伟话音一落,陈永华双目放光,两掌一合,道:“志华,我这一生不求闻达于诸候,也不要在庙堂上勾心斗角,教书育人,为华夏造英才,吾有何憾,吾有何恨?此番不需你相劝,我也要担当这个责任,只盼上不愧天,中不愧你,下不愧这些学子,庶己如此,便不是草木一秋。”张伟心中感动,一时却说不出话来,只得将双拳抱住,向陈永华深深一揖,自今日起,他方明白中国文人中伟大朴实的一面,只是在心里暗叹道:“太少了,太少了啊,想起洪承畴,钱谦益,在清军大军压境,仍然内斗不休的江南复社众才子……相差的太远,太远了。”陈永华在原处向四周眺望一圈,方回头向张伟道:“志华,按你的设想,现下这校舍却又嫌小,住的近的,散学自然回家,可现在这台北五镇方圆也数十里了,若是离的远了,还需提供住处,那学习火枪和强身术的操场,需要和读书的校舍隔开距离……”“一切都依复甫兄归划, 贵州快3开奖结果查询我这里是要钱有钱, 河北11选5要人给人, 河北十一选五教育乃国之大事, 河北11选5投注技巧一切都拜托复甫兄了!”见陈永华再无异议,张伟又道:“只是要提醒复甫兄,这官学要的是人才。那明经科是为了培养学术人才,我送复甫兄一句话:强健之体魄,自由之思想,身不强人陨身,思想钳制则人失其魂。请复甫兄牢记。”陈永华点头称善,赞道:“志华,你这话说的太过精彩!若一切都依圣人经传中所言,那万世如一就如一潭死水,有何生趣可言,自由之思想,此语精妙之极!”“还有,进士科由明经科升上,学习的都是时务,写的是国事策论,我送复甫兄一句话,做为进士科的训导格言罢。”“谨受教。”“怀疑即一切。”“此话何解?”“怀疑圣人,怀疑政府,怀疑父母,怀疑师长。怀疑道德标准,怀疑这世间一切的约定俗成的行为规范。”“这又是何解?”“一件事情在你我看来,可能是正确无误的。比如这妇人缠小脚,但在洋人看来,就是残忍不人道的。一件事物很可能会有无数种看法,任何人都会认为自已的看法是正确的。所以进士科的学子们,首先要知道,并不是眼前看到的东西以及自小受到的教导便是正确的。用怀疑的眼光看一切吧,然后用自已的心体悟,最后才坚持自已的结论。复甫兄,我要的是人才,不是奴才,即便是这些学子将来连我也怀疑了,也是值当的。”张伟在心中暗叹:“自已为了创基立业,不得不在这岛上实行铁腕统治,孩子们却要接受最自由最民主的教育,这到也矛盾,不过为了将来中国不至于走回老路,现下播下火种,以待将来吧。”两人谈谈说说,不知不觉出了官学大门,眼见天色已晚,张伟正要邀陈永华去自家用餐,却见那高杰与罗汝才快步飞奔而来,神色惶急,见张伟与陈永华正站在官学大门处,便如同见了救星一般,面露喜色,那高杰三两步跑到张伟身边,低声向张伟道:“爷,消息来了,他们今晚动手,林、黄、蔡、郑四族动手,出动了一百多个村子的健壮男丁,足有一万多人,现下人已慢慢聚集在新竹镇外,待人齐了,便要和客家佬狠狠火拼一场。”张伟向罗汝才问道:“汝才,镇远军那边情形如何?”罗汝才答道:“回爷的话,有百多名兵士想持枪去助战,汝才已将他们监控起来,只待一有异动,便可捕拿。”“很好,你们做的很好!”张伟转头向身后随从的张瑞令道:“派人去知会张鼐,张杰,令他二人率飞骑左、中两卫禁跸台北镇,张瑞,你亲回我府里持我的将令,随同罗汝才一齐去令施琅率金吾卫两千人肃清东安西定宁南等三镇,施行宵禁,一定不能让镇上起乱。令周全斌刘国轩等人带神策、龙骧两卫,随同飞骑右卫与我一齐去平乱。”“是!”张瑞等人领命打马狂奔而去,张伟自领着高杰等人匆匆向台北官衙去了,只留下满腹疑云的陈永华,见张伟胸有成竹,指挥若定,陈永华不禁在想:“怎地他好似早已知道会有这场大械斗?”张伟与高杰匆匆回到台北衙门,却见那张鼐张杰也正自带兵赶来,两人对高杰的人品很是瞧不起,见张伟与高杰同来,只跪地向张伟请了个安,脸上便再无表情。张伟却也无暇顾及手下部将是否暗中是否不和,急步到堂上坐了,便问那高杰:“高杰,此次暗中煽动械斗的各族族长和那些平日里不安分的,都掌握行踪了?”“是,他们都不会在场,想撇开干系,属下早就查的一清二楚,各人躲在哪儿,属下都暗中派人围住了,只待一会子爷下令,便可一网成擒!”“很好!”张伟面无表情,只是嘴角略紧了紧,便命道:“现下我就发下牌票,你领着巡捕营的人去一一捕人,不可有一人漏网,若是跑了一个,你高杰便顶上去!”从现代回来明末两年,此番他首次下定决心要大开杀戒,乱世用重典,虽然心内仍有些不忍,却也顾不得了。高杰自然将胸脯拍的山响,他对这差事到是欣喜的紧,当下领了牌票,带了人去拿人去了。张伟见高杰兴冲冲出门,方向张鼐、张杰二人道:“过一会子便是鸡飞狗跳,新闻资讯无数百姓家中会冲进凶神恶煞般的捕快,吆三喝五,铁锁拿人。于是老者慌,少者哭,原本是安乐祥和之家,瞬间便成人间地狱……”见二张面露不忍之色,张伟将嘴一撇,嗤笑道:“你二人也是从刀头上滚出来的,怎么,现下听了这些,便狠不下心来了?”张鼐辩解道:“爷,到不是狠不下心,只是你一刀我一枪的,张鼐绝没有二话。现下去捕杀这些乡亲父老,张鼐实着是……”“你们昏聩!”张伟恶狠狠的盯着张鼐,咬牙道:“你们可知有多少人觊觎这台北富饶之地?又有多少人想赶跑我们,然后自已称王称霸?你道这些原来的镇首,族长,都是因为不满粤人占地才发动械斗的么?呸!他们一直不满我张伟,又眼红我这大好基业,你当他们身后没有人支持么,这镇上有多少富商成日里就做着白日梦呢!我有种种善政要施行,偏他们鼓动乡民不满,成日介在我背后捣了多少的鬼,这些人,好比是脓包,不挤,我身上不得安稳。”说完无所谓的一笑,又向二张道:“自做自受吧,各人的账,各人自个儿来填,你们不管抓人的事,这种事,自有高杰去办。你二人带着飞骑左中两卫,缠压这台北一镇,无论如何,这镇上不能乱,若是稍有差迟,我想饶你们,军法却不容情。”张鼐与张杰对视一眼,向张伟躬身诺道:“末将只听将令行事,若有疏怠,愿以项上人头赎罪!”张伟知二人尚难释心结,当下也不管不顾,只是低头沉思,堂上灯火一明一暗,各人脸上都是阴晴不定,猛然有一只猫跳过,竟然将堂上三人都吓了一跳。直待听到街上传来囊囊靴声,数千人的皮靴踩在地面,张伟竟觉得面前木案有些颤抖,显是那兵营中的镇远军大队已然到达,待那靴声停止,里面却也是听不到一点声响,数千人于外列队,竟然无有一人敢私语者。众人又听到有皮靴声向大堂而来,行走之人显是身披重甲,身上的铁甲环片撞在一起叮当做响,不一会,便看到周全斌前行,身后众将紧随其后而来。周全斌见张伟端坐堂上,便将身一跪,双拳紧抱,向张伟大声道:“末将周全斌,奉将令而来,愿受调遣!”身后诸将亦随同周全斌跪下,听到此处,也一同喊道:“末将愿受调遣,万死不辞!”张伟大笑道:“有诸位将军襄助,这台北还有人能做的起怪来?周全斌听令!”“末将在!”“命你速带神策卫隔断闽粤两边民众,不准他们接近殴斗,非不得已,不准开枪!”“末将遵令!”“刘国轩,命你带龙骧卫埋伏两边,不带火枪,各人手持木棍,待我令下,便冲散闽人乡民。”“这……末将遵令!”“其余各人,待神策卫隔断两边,随我一同率飞骑右卫先去劝退粤民。”周全斌领命后,率神策卫先往新竹方向赶去,张伟却不动身。直等了半个时辰,刘国轩等人正在诧异,只见那高杰疾冲入堂,向张伟一抱拳,道:“事情全办妥了!”张伟闻言,将双手在案上一撑,一振而起,道:“诸位,现在可动身了,大家打起精神来,今晚之事能否善了,就看大伙的了。”众将闻言暴喝一声,随张伟一同出门,投入那无尽的黑暗中而去……台北冬季的夜晚尚有些寒意,周全斌却在夜风中流着冷汗。两千名的神策卫军士在这一万五千人的推挤大潮中,着实算不得什么。原本堤岸只需防一边的潮水,现下被一万多闽人和四千余粤人挤在中间的神策卫,只消浪花稍大一些,便足以被冲跨。若是张伟允许周全斌开枪大杀,这些手持锄、耙、叉的农人们,只消神策卫两千杆火枪的一次齐射,便足以吓跑。只是张伟适才下令,非万不得已,不准开枪。这“万不得已”的标准为何,张伟却是没有明说。周全斌只得自由心证。好在他明白张伟只是不想多杀,毕竟这些农人是辛苦从内地带来的,杀得一个,便少了一人垦荒,于是只是适才有十余闽人不听警告,竟欲冲上来抢枪,周全斌便下令开火,打死了这些不知死活之人。只是在数千支火把照射之下,那静静躺在地下的十几具尸体更加激起闽人一边的怒火,若是不忌惮火枪的威力,只怕这万余人在激愤之下发一声喊,便可在瞬间将两千军人组成的薄弱防线冲跨。饶是如此,仍不断有小股的闽人试图向前,稍微靠近军士的便用闽南语大声劝这些同为闽南人的士兵不要向乡亲开火,周全斌眼见属下军心开始不稳,心头惶急,面上却不是露声色,只不停传令,凡有接近者一律鸣枪示警,不听者仍然击杀,暂且算是稳住了阵脚。周全斌端坐马上,面沉如水,看着四周如潮水般的乱民,心中只是在想:“今晚之事,恐难善了,只怕我这双手,要沾满百姓的鲜血了。”待张伟率人赶到新竹镇外,离人群尚有数里便可听到鼎沸的人声,朦胧月色下隐约可见不远处的火光,张伟向身后诸人笑道:“好大的阵仗,想不到我的镇远军第一仗不是和外人打,到是用来弹压内乱。”见身后诸人面色尴尬,张伟又道:“这也没有什么,内乱不止,何以攘外。大家放心,今晚与前番平郑氏遗民之乱不同,这些乡民都是我的子民,老子辛苦从内地把他们弄来,不是用来让你们练枪法的。该杀之人一个跑不了,不该杀的,我也不会胡乱杀人,你们当我是董卓么。”面色一沉,又道:“这些人便是都杀了,也不足惜。现在拿枪弄棒的威风的紧,要真是有什么外患来袭,只怕溜的比谁都快。”当下不再多说,双腿一夹,纵马向那火光盛处驰去。身后的飞骑右卫皆是精选的武勇之士,张伟又不惜血本从内地买了马匹,这些飞骑身着仿唐明光铠,手持绣春刀,,数百骑随着张伟一齐向那火光处奔驰而去,马蹄声如雷,刀光在月色下映射出无边的寒光,声势远比两千神策卫更加慑人。转瞬之间,这三百骑便已冲到场边,张伟一马当先,向周全斌将旗处骑去,因见情势危急,便转身向身后张瑞令道:“你们不要跟来,各人纵马绕骑一周,将离的近的赶开,若有抗拒者,立斩!”张瑞一声暴诺,自领着三百飞骑飞奔向那靠近的闽人而去,铁蹄阵阵,带着排山倒海般的威势向那些冲在前面的乡民冲去。张伟却是不管张瑞等人,自顾冲到周全斌身前,那周全斌见张伟赶来,直如皇恩大赦一般,喘了一口大气,向张伟道:“爷,您总算来了。全斌眼看就要顶不住了。”张伟冷哼道:“全斌,你也是见过世面的人。怎么这点场面你就慌了?”“爷,您下令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开枪。全斌知道您是不想多杀人,但这闽人现下情绪激动,全斌又不敢下令全部开枪,只怕不一会功夫,场面就控制不住了。”“以暴制暴不好,不过有的时候,暴力实乃制乱之不二良方,全斌你看,那些愚民可不是退了。”周全斌转头一看,果见在那三百飞骑卫的冲击下,叫嚣着向前的乡民已被迫退后,有那些腿脚稍慢的,直接便被马蹄踩踏在地,拖拽之下,惨叫连连。眼见得就是不死也去了半条命,那些适才还勇不可挡的乡民见得如此惨状,心内大骇,往后逃的脚步却又加快了几步,不消一会功夫便跑回了大队。只是在靠近神策军士的场边又多躺下了十几人,到也不知是死是活。张伟赞道:“张瑞这差事办的不错。没有动刀便吓跑了这些人,很好,很好!”又听得那些跑回大队便开始破口大骂的乡民,嘴角一撇,笑道:“难怪人都说人多胆壮,这些人适才还嫌爹娘少生了两条腿,现下又是勇字当头了。”待张瑞领着人返回,张伟便吩咐周全斌道:“现下这边暂且无事,他们一时半刻不敢再向前了,你稳住阵脚。我先过去将粤人劝退。”“全斌知道,爷请小心。”张伟纵声大笑道:“有这些虎贲之士在我身侧,我有何惧?”又向面露自豪神情的飞骑卫们道:“随我来!”那数百人一齐暴喝道:“听爷的号令!”张伟将手一挥,当先而去,身后马蹄声隆隆,三百飞骑又转向那数千粤人方向驰去。那粤原本也不敢与两倍与已的闽人争斗,只是这数月来一直得到官方明里暗处的支持,气焰渐长,又知道后退必吃大亏,是以虽人数远少于闽人,到也是喝呼叫嚣,声势也是不凡。待张伟冲到近前,那些粤人因见张伟身后的飞骑卫适才踩踏闽人的残酷,各人均吓的脸上变色,虽张伟身边的卫士大声呼喝,令人上前来答话,一时半会尽然无人敢靠上前来。张伟颇是不耐,乃吩咐左右不要跟上,自纵骑又向前一点,喝道:“你们中推举几个能说话的,快上前来。”那粤人面面相歔,因知张伟是这台北之主,见他一人孤身上前,众心乃安。当下讲议一番,却上来了几个五十左右,面目黝黑之人,张伟见各人手上都是老茧,心中暗叹:“贫苦至此,还要内斗,当真是……”面情上却是不露声色,只向那几人问道:“你们几人,可做得了主?”那几人都陪笑道:“这台北自然是您老做主,小的们怎敢。”张伟笑道:“你们到会说话,不过现下可不是卖皮子的时候。一会耽搁久了,那边冲了过来,我可护不你们了。”“爷说的哪里话来!难不成在这台北,还有人能翻的了天,只要爷一声令下,这些个贼还能活的过今晚?”张伟一眼看去,却见是那五人中个子最矮的一位,正在舌灿黄莲,口口声声劝张伟下令大军平乱,杀光那些闹事的闽人。张伟见他唾沫横飞,嘴巴一张一合间,露出满嘴的黄牙,心头一阵厌恶,到也不好发火,乃笑道:“这老者,你这几天没涮牙吧?”那老头儿一楞,显是没料到张伟会如此说,半响才吭哧道:“回爷的话,小的这几天太忙,又没有到镇上去,却是忘了。”“忘了?我下令的事你们全然不当回事,正事都忘的一干二净,现下杀人的事,你到是忘不了!人家便没有父母妻儿了,你满嘴杀杀杀,很好,现下就把你架到那边去,让你去杀个痛快!”那几个见张伟如此发落,各人均吓的魂不守舍,一齐扑通一声跪下,求饶道:“求爷饶恕,小的们再也不敢不涮牙了。”张伟哭笑不得,只得摆手道:“都起来都起来,咱们还是说今日之事。现在我的意思,你们粤人都退回去,各人关好门窗,都睡觉去。你们可依?”那几人半响方爬起身来,听张伟如此说,各自都面露难色,半响方有一人大胆道:“回爷的话,我们自然是愿意的。只是这闽人欺人太甚……”张伟怒极反笑:“当真是混账话。这平日里对你们照顾还少么?怎么,现下得了便宜卖乖了?很好,我这便令神策卫让开道路,让你们两边打个痛快,死上几千人,你们便舒服了!”那几人听张伟又大发雷霆,又见那三百飞骑在张伟身后虎视眈眈,无奈之下只得回话道:“小的们自然愿意息事宁人。现下就去劝大家伙回去便是了。”张伟却又道:“平日里对你们关照太多,反弄的你们恃宠生骄起来。你们仔细听了,我知那高杰对你们多有照顾,现下我告诉你们,日后凡闽粤之人再有争端,不分谁对谁错,我一概处置,传话下去,都给我小心了!”见那几人唯唯而退,回到大队中大声劝解一阵,那粤人队伍便开始后撤,张伟方又回头,向闽人阵前驰去。却说那闽人因见粤人后退,却又重新鼓噪起来,待张伟调马赶回,却又见大队闽人向前涌来。张伟怒道:“当真是不知死活!周全斌,令所有神策卫军士向天空放枪!”待周全斌一声令下,两千名军士皆将火枪抬起,就那一众闽人正往前冲的当儿,却听得山崩海啸般的枪声响起,当下各人都吓的魂胆欲裂,只以为对面的军士们得了命令,正在向自已开枪。虽不见枪子飞来,各人却都趴倒在地,双手掩耳,如入阿修罗狱中,心中直盼能过得了这一劫。直待枪声平息,尚且都不敢乱弹。张伟冷笑几声,乃策马向前,这一次飞骑卫却不敢怠慢,半步不离的跟在张伟身后保护。“你们听了,我是这台北之主张伟,知道你们受了蒙骗才来此闹事,我也不与你们计较,现下就都退下,我既往不咎!”一时间竟无人答话,张伟到也不意外,这些闽人中做主的人此刻正被押来,却如何有人能回话。当下也不再多言,只骑跨在马上,傲然看着身下的这些农人,只待高杰押人前来,到时便可消解这场乱局。请继续期待《大明龙腾》续集

  体彩大乐透第20035期奖号:10 11 22 26 28   02 04,前区奖号三区比为2:1:2。

,,贵州11选5
当前网址:http://www.nxLdfx.com/90j56qlm/25385.html
tag:子路,也是,剑术,高强,之士,陈永华,沉吟,片刻,

发表评论 (136人查看0条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昵称: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Powered by 福建快3@2021 RSS地图 html地图